深圳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网站地图 >

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33

时间:2019-11-06 15:16:44
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33

  第三十八章 十八岁 石化之心
  在风中恸哭的声音,煽动了黑暗的火焰。
  遥远的约定,怀念的声音,支撑受到震撼的心。
  火焰之门的另一边,是被夺走的明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(摘自 SEED Destiny 焰之扉)
  滂沱大雨洗不去今夜的血腥。
  阴暗的长廊地板上拖曳著一条宽大的鲜红长痕,泰隆手提钢刀,低头凝望这条印著蛇辚的血迹,逐步循它前行。
  他的内心有著说不出的旁徨,看向窗外的雷雨交加,又想起刚才杜克卡奥将军那反常的模样,这股不安有如愈滚愈大的雪球,猛烈地撞击著他的心房。
  他本能性地追循著地板的血迹,但心思却不在那头。
  他的视线没有放过府邸内任一角落,但却不见她的身影;
  他的听觉紧系著每一道细微的声响,却仍不闻她的呼唤。

  抹去脸上的血渍,他茫然地望著大厅那道宽大的门扉,门外一道道的雷电扯裂长空,那雷鸣如此震撼,但他的眼神丝毫没有一丝波澜。
  彷佛他所有的情感都仅仅是被封在一层薄冰之下,而那层防备实际上脆弱不堪,甚至随著时间流去,就愈是无法遏抑冰层下的波涛。
  刀刃上的血还未流尽,那冰如寒涓的红涟就形同他内心的呼喊一般,明明用尽力气却哑了声响,默默地它们离了依附的刀面远去,无助地坠至地面。
  此刻,他的第六感告诉他,那条匍匐至大庭的腥红血印,将会告诉他答案。
  他深吸一口气,在远方的尽头那抹绿色身影正在等待著他。
  大庭的灯火早已被无情的暴雨拍碎,今夜的杜克卡奥府邸宛如沉入幽暗渊谷的死城,唯有闪曝般的雷光才能照亮那一夜的黑暗与惨澹。
  蛇妖伫立在雨中,大雨泼洒在它身上,满身的鲜红慢慢被雨水冲淡,却洗不去墨绿的鯦鳞。下一刻,它冷色的视界中出现了一道虹影。
  它朝著看似什麼也没有的黑暗中伸出尖锐的指爪。
  一道黑影缓缓潜现,将刀锋劲直地指向它,利刃紧执生死间的裁决。
  渗著剧毒的利爪朝那带刀的黑影掷去,尽管它有伤在身,但那攻击仍不容小觑。
  爪牙划出优雅的弧线,泛著淡绿光芒的魔力,雨夜中绽出朵朵鲜艳却剧毒的花苞,昙花一现而转瞬凋零,徒留渺渺余烟消散雨中,死亡的花粉染绿整片大地。

  他踮上墙壁,拔出匕首刺进梁柱,悬在空中躲避漫天的毒气。下一刻,他蹬墙而出,欲要攻向蛇妖,飞跃在空中的同时将领子里的面罩拉起,以防吸入毒气而影响作战能力。
  锵锵锵锵锵——
  无数刀片擎出尖鸣,去回俐落无比,如一只只急速俯冲的飞燕,利索地割开大气。
  刀锋之影掠过遍地毒花,横越风雨交织的血海,刀刃渴望寻仇,渴望血祭那杀人无数的妖怪,呢喃著嗜血的低吟,与它的主人同仇敌忾。
  剑刃斗篷穿梭在风雨中,锋利的钢刀划破一幕幕水帘,纵然那疾雨淋上脸颊的瞬间尖若刀割,他仍能冷静地一次次躲开剧毒的瘴气,沉著地觅寻任何进击的机会与空隙。
  雷电掀翻雨幕,这充斥著刀刃与毒牙的战场,激烈却又如此寂然。
  暴雨淅沥,彷如无数杜克卡奥家仆与士兵死魂倾诉的冤屈,他们见证了这场决斗,只可惜他们已无法为他喝采,安静,是他们最终遵从的一道守则。
  他侧身一跃,闪过飞扑而至的毒牙,再次翻滚,避过爆散的毒雾,俄而,那深蓝色的身影再度融入黑暗,惟剩那双眼眸的红光在夜中回移著。

  他消失了,留下数片尖刃盘旋在空中,有如锁定猎物的鹰鹫们欲要俯冲而下。
  暴雨混著无数飞刀,披风上的尖刀片片无情地甩向它,刮开硬鳞与所剩不多的苍白肌肤,疾如闪电的斩击撕裂了它的蛇尾,蛇妖苍茫地望著自身溅出的血花而倒下。
  它终究难敌刀锋的果决。
  蛇妖倒卧在血泊中,无神地凝望著从天而降的雨水,一一滑落她的脸颊。
  『你对此人的爱意……迫吾无从出手。』
  血流与雨水的温度同样寒冷。
  『吾若不能与他作战,即自身难保。』
  那深蓝色帽兜下的双眼正冷漠地注视著它的一举一动。
  『眼前的男人既为你所爱……为何他又要将刀锋指向你?』
  那蜷缩著的身躯一动也不动,任凭纷降的冰雨洗刷,雨水一视同仁,刷去了身体上的血污,也把它心里某些事物一同刷去了。

  此时,它上半身的薄鳞缓缓渗出微光,比起初见到它时,那些鳞片已由腰间延伸至锁骨,再至左脸,蛇妖的力量即将侵占她的身躯,而那曾经美好的面容,也逐渐被蚕食殆尽。
  『卡西奥佩娅,他……并不认得你。』
  钢靴踏水声传来,喀答、喀答……
  『只有让他认清事实,吾等才有机会活下来……懂麼?』
  “她”不由自主地指爪将模糊视线中缓缓走来的人影一把捉紧,但最后也只有雨水被握进了掌心。
  泰隆冷漠地俯视著倒地的蛇妖,钢刀直直地对准它的心脏,绊血的雨水低落而下,尽管它已浑身是血,仍被那滴血雨冷出一身寒颤。
  然而,尽管它已是一身重伤,它仍神色自若地举起颤抖的手臂,嘶哑地指著泰隆笑了:
  「嘶呵呵呵……」那笑声阴冷得寒澈心骨。
  此时泰隆的红瞳散出无比的杀气,刀刃缓缓下降至它的心口,开口问道:
  「……笑什麼?」

  「下手啊!!」它瞪大鲜黄的蛇眸,丝毫不畏惧地握住刀身,冰冷的血液瞬间溢满了遍布鳞片的手掌。
  泰隆将它的手甩开,并且猛烈地掐住它的脖子,使它呕出鲜血。他冷漠地望著眼前这张几乎要被蛇鳞覆满的脸,张开低沉的嗓子:
  「在这之前,回答我……」
  话还没说完,他抽出两把匕首,将蛇妖的双掌狠狠刺穿在地面上。
  尖锐的痛声嘶哑划破黑夜。
  「你究竟是谁?」他抽出第三把匕首,指著那张半蛇半人的脸面。
  「你不认得我麼?」狰狞的面容透出凄楚的笑意。
  「我可不认得你这种怪物。」
  「啊哈哈哈哈哈哈——」
  蛇妖狂妄地笑著,但它的眼角却淌下了泪水,那画面著实吊诡。
  「你说……我是怪物?」它狂燥地紧瞪著泰隆,却同时哀伤地流著眼泪,忽冷忽热的情绪令人捉摸不透。
  「回答我的问题……」泰隆将匕首握得死紧,并将之向前推进了一吋。
陕西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kground-color:#ffffff;" />
  「哈哈哈哈哈哈!!卡西奥佩娅!他说你是怪物!」
  乍听见蛇妖说出了她的名字,他的刀刃颤了一瞬,雨水不停打在他手上,彷佛要将他的手冻结。他故作镇定,却由不得内心澎拜得就要使他失去应有的冷静。
  「你胆敢再多说一个字,就休怪我……」他语出胁迫,却被蛇妖打断,「嘶……你不会杀的。」蛇妖舔著嘴角的鲜血,妖娆地笑著说道:
  「你也看见了,对吧?」
  「我叫你回答!」泰隆就要沉不住气,抑郁在内心的种种焦虑将要炸裂。
  「……看见吾脖子上这条项鍊了麼?」
  顷刻,他深红的瞳孔收缩了一瞬,他的脑中窜起了那一幕…

  「是我母亲的遗物。」她说。
  我端倪著它,「看起来像个护身符。」
  「在出嫁德玛西亚之前,父亲将它交给我。」她伸出手来,与我一同握著那条项鍊。
  「它果真保护了你。」想起那些时日的愚昧,我不禁失笑。

  「我倒认为它是幸运符。」她嫣然一笑,面容透著淡淡红泽。
  「因为你来了,有时我会想,是它带你回来的。」
  淡蓝色的十字项鍊染著鲜血,覆住它原有的光泽。
  他瞠大深红双眸,一股激流在他眼中翻搅著,眼前的景象沸腾扭转著,他心底的旁徨终於冲破理智的回廊。
  眼前那条挂在蛇妖脖子上的项鍊,不正是卡西奥佩娅的护身符麼?
  「你为何会有这条项鍊?!」他愤怒地喊道。
  原就紊燥不安的心之弦线,在这一刻被狠狠地扎断,迸出撕裂心房的绝响。
  他伸手靠近,颤抖的指尖碰触到它的瞬间的冰冷,迫他近乎要失去思考的能力。
  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!!」蛇妖声嘶力竭地大吼。
  「你竟敢杀了她?!!」
  「嘶哈哈哈!!你还不懂麼?!我就是卡西奥佩娅啊!!」
  「你竟敢杀了她?!!」
  「认清事实吧!!愚蠢的家伙!!」

  钢刀不顾一切直刺而下,朝著蛇妖的心口冲去,这一刻,蛇妖瞪大了它的鲜黄蛇眸,凝聚起白色魔光,就要放射出致命的光线。
  白光与刀锋就要交错而过,两双带泪的眼眸相会却不相识,
  扑面而来的雨水挡不住那不得不相杀的悲哀,狂风扫过地平线,撩起悲凉的大气,掣开两道令人窒息的痛鸣,扯裂他们脑海中片刻窜出的回忆。
  瞬间,一道蓝色光芒从两人之间冲出。
  刀刃被这道光芒抛开,泰隆也随著冲力往后倒下。倒落在水泊中的他立刻撑起身子,抬头朝蛇妖的方向一看,却看见一幕惊人的画面。
  「咿啊啊啊啊———」
  蛇妖发狂似地倒的挣扎,浑身的鳞片泛起白色光芒,它脖子上的项鍊正散发著冷蓝色的光辉,将它团团包覆。
  它脸上的蛇鳞逐片蒸发,蜕出属於人类的皮肤色。
  蛇鳞一片一片地化为粉尘,就像被那淡蓝色地光晕缓缓稀释一般,飞散在空气之中,光粉环伺著,就像一艘在汹涌波涛里面的小船,被保护著,不被狂风暴雨所伤。
  那阵光芒逐渐淡去,随之,他看见的是熟悉的面容。
  喀——
  护身符碎成两半,落至地面。

  他愣愣地望著眼前的景象,不由自主地移动身子,狼狈地向她靠了过去。
  他跪倒在她的身边,浑身颤抖,伸出沉重的双臂将她拥入怀中……
  彷佛是睡著了,闭起的双眼,泛著泪水,那的确是她的面容。
  「……卡西?」
  他的目光紧紧盯著这张沉睡的脸,伸手抚去那不停滴落在她脸上的雨水,以及那乾燥得有如稻草的绿发。
  「不……」他紧咬下唇,眼眶迸出滚烫的泪水,滑下颤抖的脸庞。
  那滴泪落到了她的脖子上,同时他也看见了,看见他曾对她许下的诺言……
  『在它消失之前,我会回来。』
  拇指颤动著抚过那道吻痕,此时,他感觉自己根本就要不能呼吸了。
  而在指尖触及她肌肤的同时也惊愕地发现,他几乎感觉不到她的体温。他茫然地凝望著她的面容,右手顺著她的脖子往下滑,试图搜寻任何一处属於她的温度,却一无所获。

  「卡西……」他再一次呼唤了她的名字,盼望她睁开双眼。
  他的手触碰到她腰间的鳞片,他转头一看,映入眼帘的却不再是人类的双脚,他揉了揉模糊的视线,一而再而三地确认,却仍被残酷的景象击溃了。
  他紧紧拥著她冰冷的身躯,放声痛哭。
  他痛吼著她的名字,他对著漫天的大雨嘶吼,彷佛用尽浑身的力量对天祈求,祈求这落著暴雨的夜空降下一道落雷,哀求要以他的性命换取她的体温。
  他从不相信世间有神,然而此时,那颗被击得粉碎的内心,已无所寄托。
  在不远处的宅府门口,一道身影缓缓出现,那人将这一幕悲剧收尽眼底,他的内心同样无助,与泰隆有著同样空洞的眼神,倚靠著墙,沧茫地望著夜空。
  「……你……回来……了。」
  听见那道微弱的声响,他茫然地低下头,将怀中的她放低了几许,看著她苍白的面容,愣愣地说不出话来。

  「好冷……」虚弱的声音自她发白的双唇传出。
  她缓缓睁开双眼,是灰色的眼眸,却不像从前那般澄澈而纯洁。
儿童癫痫检查得出来吗font-family:arial, 宋体;font-size:14px;line-height:24px;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 />  「卡……」
  他的话还未说完,卡西奥佩娅却轻轻将他推开。
  这一瞬间,她失去了支撑而跌倒,半晌后,她颤抖地撑起身子,低头凝望著水泊中自己此时的容貌,停在这一刻好久。
  冰冷的雨水拍打在她身上,但她却完全不觉得寒冷。
  泰隆愣了数秒后伸手要扶起她,但她却一点回应也没有。
癫痫病发作怎么治疗color:#ffffff;" />  不知过了多久,她背过泰隆,想往宅邸的方向前去,却因尚未习惯蛇化的下身,再一次啷跄地跌倒。
  只是这次,她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了。
  就这样安静地伏在地上,沉沉地昏了过去。

  在风中恸哭的声音,煽动了黑暗的火焰。
  遥远的约定,怀念的声音,支撑受到震撼的心。
  火焰之门的另一边,是被夺走的明天。
  对不起……
  我们,就连现在也失去了。

(未完待续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